Find Cheap Flights!  Take up to $40◊ off with Promo Code FLIGHT40 Book Now!
Fully compatible with the DJI Inspire 2, the Zenmuse X7 is a compact Super 35 camera with an integrated gimbal made for high-end filmmaking.
Fitflop CA
Royal Doulton Canada
Fully compatible with the DJI Inspire 2, the Zenmuse X7 is a compact Super 35 camera with an integrated gimbal made for high-end filmmaking.
NEW COLLECTIONS
查看: 41|回复: 0

解放后上海政府为何不动青帮头子黄金荣

[复制链接]

765

主题

766

帖子

273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734
发表于 2017-11-15 23: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人民解放军逼近上海后,黄金荣的大弟子杜月笙远走香港,而黄金荣却出人意料地留了下来,也未随同蒋介石去台湾。1951年的一个清晨,人们惊奇地发现,他在上海“大世界”门前扫地……


欲知流氓大亨黄金荣更多内容,锁定2017年5月22日-24日湖北卫视《大揭秘》《外滩风云之黄金荣》系列,今天播出第三集《黄金荣的最后时光》!
黄金荣,上海滩不可一世的青帮大亨,竟然在一位解放军面前吓得小便失禁。
这位解放军,便是当年的“文化武人”杜宣。上海解放之初,杜宣作为上海市军管会的代表,一身军装,腰间别着手枪,奉命前往黄金荣家训话……
杜宣是位有着丰富革命阅历的作家,本名桂苍凌。他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年,进入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并东渡日本大学学习。芦构桥事变之后,回国投身抗战,并参加新四军。


杜宣
笔者最初关注到杜宣,是因为他的夫人叶露茜女士。叶露茜是20世纪30年代上海的著名演员,跟江青有过许多交往。后来,笔者注意到杜宣的非凡经历,便在1999年4月10日拜访了年已85岁的杜宣。5年之后,91岁高龄的杜宣在上海病逝。
在杜宣的家中,他一边手握烟斗吞云吐雾,一边跟笔者笑谈当年如何改造黄金荣的往事。打开话匣子之后,杜宣的回忆是那样的精彩……
“观察一个时期再说”
1949年5月24日傍晚,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二十七军、第二十军奉命进攻上海市区。翌日清早,一列火车满载前往上海的接管干部,在丹阳车站待发。杜宣就在这列火车上。
半夜,列车停在上海远郊的南翔站。杜宣不时听见响亮的炮声。上海宝山、月浦、高桥一带,正在进行激烈的战斗。5月2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攻下了淞沪司令部,九江路上的国民党上海市政府挂起了白旗,上海宣布解放,全歼国民党部队15.3万多人。5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宣告成立。
军事上的胜利在一夜之间取得,但接踵而来的接管工作,却是千头万绪。对于上海的帮会人物,该如何做好他们的改造工作,为我党所用?著名革命文艺家夏衍曾在《懒寻旧梦录》中回忆:南下之前,我和潘汉年一起,向主管白区工作的中共中央副主席刘少奇请示。我记得他(刘少奇)问潘汉年,青红帮会不会像1927年那样捣乱。潘回答,据他了解,黄金荣那帮人不会闹事。潘汉年分析了黄金荣的情况,认为黄金荣是反动统治时期帝国主义的走狗,蒋介石的靠山,他和他的门徒在上海干了许多坏事。但是他在解放上海时没有逃走,没有破坏,说明至少对我党不抱敌意。他现在不问外事,我们就不必把他当作专政对象,只要他表示态度就行。少奇同志要潘汉年告诉陈毅、饶漱石,“先不动他们,观察一个时期再说”。

右一杜月笙,右二黄金荣


中国人民解放军逼近上海后,黄金荣手下的青帮大弟子杜月笙远走香港,而黄金荣却出人意料地留了下来。黄家上上下下二十多口人,都住在“黄公馆”,没有挪过窝。据说,黄金荣在上海解放前夕,没有随同蒋介石去台湾,原因有四:一是流氓具有极强的地方性。去了台湾,人生地不熟,他也就无势无力;二是他的财产大都是不动产。他曾向杜月笙商借 20万美元,以便逃亡之后作花费之用,杜月笙居然没有答应,撇下他去了香港;三是他年已八旬,多病缠身,不像杜月笙小他20岁;四是他知道蒋介石大势已去,已跟共产党私下有所接触。黄金荣自己声称:“我已经是快进棺材的人了,我一生在上海,尸骨不想抛在外乡,死在外地。”
见到军代表很害怕
上海解放之初,慑于强大的政治压力,黄金荣曾把自己手下400多名帮会头目的名单,交给了上海地下党。所以解放后,青帮未敢作乱。
当时上海这里接管,那里接管,黄金荣却安然住在上海家中,没有碰他一根毫毛。这时黄家的排场还是不小,堪称大家庭,常住人口情况如下:大媳妇李志清(大儿子已死)、二儿子黄源焘、孙儿孙媳两位、门警两个、女佣三个、男佣五个、司机两个、三轮车夫一个、烧饭师傅两名等。
上海市军管会观察发现,黄金荣确实没有捣乱。他变成了十足的“宅男”,深居简出,不问外事,静居家中。他每天只是“早上皮泡水,下午水泡皮”,所谓“皮泡水”就是喝茶,所谓“水泡皮”,就是泡在澡堂里。他把吸大烟、搓麻将、下澡堂称为每日享受的“三件套”。
尽管中共高层从刘少奇、陈毅到潘汉年,都对黄金荣了如指掌,确定“不动他”的政策,但上海市民不了解,他们恨透了黄金荣,纷纷写信给上海市人民政府,强烈要求逮捕黄金荣,以至枪毙他。不久,作为接管干部的杜宣接到上海市军管会的命令——“接管”黄金荣,前往他家,对他进行教育性谈话……
杜宣记得,那是1949年的夏天,天气很热,他带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乘坐两辆吉普,直奔黄金荣的家。当时,黄金荣住在上海八仙桥黄金大戏院对面的 “钧培里”。
由于事先得到上海市军管会的电话通知,黄金荣知道军管会的军代表要来,他连忙作了准备。当杜宣带着战士到达黄宅时,黄金荣已经早早打开黑漆大门迎接他们——


只见二三十个黄金荣的门徒,一律光头,上穿中式白短褂,下穿黑色灯笼裤,脚登圆口黑布鞋,一字儿摆开,分两厢站立,恭迎“长官”。杜宣一到,马上有人向里通报,黄金荣随即由两个徒弟搀扶着,急急迎了出来。他与杜宣在天井相遇。这时的黄金荣,已经81岁,中等个头,身穿一身白纺绸中式衣裤,面色苍白,虚胖,脸上的肉明显下垂。
黄金荣见到一身戎装的杜宣,以为要逮捕他,吓得双手颤抖,两腿哆嗦,竟然小便失禁,湿了裤子,即所谓“屁滚尿流”也。
杜宣问:“你就是黄金荣?”
黄金荣连忙答道:“报告长官,在下便是。”
杜宣说:“进屋谈吧!”
黄金荣一听不是马上要逮捕他,赶紧说:“长官,请进!请进!”
黄金荣请杜宣步入客厅,上坐,而他自己仍垂手低头而立。杜宣请黄金荣也坐下,他这才坐下。
杜宣刚坐定,黄金荣马上请人送上一只金表。这只金表,配着一根金链,金光夺目。黄金荣打开金表,指着底盖上的一行字,让杜宣细看:“金荣夫子大人惠存 弟子蒋中正敬赠”
黄金荣说:“长官,这是我的罪证。人民公敌蒋介石拜我为师的时候送的。现在交给贵军。”杜宣收下金表,开始对黄金荣进行训话。他代表上海市军管会,要求黄金荣必须老老实实,服从人民政府管教,不许乱说乱动;要求黄金荣必须对所有门徒严加管束,不得进行破坏活动。
黄金荣连声答应。
杜宣又问,最近是否有不轨行为。
黄金荣年岁已大,加上牙齿脱落,说话含混不清。他说什么“生了个名义上是孙子,实际上是儿子的,”杜宣不明白黄金荣说的意思。这时,黄金荣手下一个鼠头獐目的人物上前,替他解释道:黄金荣与儿媳不轨,生了个孩子。这孩子“名义上是孙子,实际上是儿子”。经过这么一番解释,杜宣才彻底明白了。
黄金荣那个手下接着替黄金荣向杜宣汇报。他说,黄金荣还有几十个门人,打算把黄金荣的一个戏院、两个澡堂、三条弄堂的收入,用来实行“供给制”──他们青帮也要像解放军一样,实行“供给制”,每个门生每月两担半米。
杜宣一听,十分恼火,流氓集团怎么可以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相提并论!青帮怎么可以不伦不类也实行“供给制”?他当场对那人进行了训斥。后来,经过调查,查明那人是个混在黄金荣门生之中的潜伏特务。
杜宣警告黄金荣,必须老老实实呆在家中。如果发现他的门生在上海滋事,唯他是问!
黄金荣知道军管会没有逮捕他的意思,又连声答应。他感动地说,“我贩过人口,贩过鸦片,绑过票,杀过人,各种坏事都干过,贵军对我竟是如此宽大,不关不杀”。他非常感谢中国人民解放军对他网开一面,不予逮捕,并保证不在上海闹事。
杜宣起身,黄金荣和他的徒子徒孙们赶紧列队相送,一直送到黄公馆大门外。杜宣带着战士们上车。车子已经开远,黄金荣和他的徒子徒孙们仍毕恭毕敬站在那里。


在“大世界”门前扫地
黄金荣松了一口气。可没多久,他的神经又绷紧了。那是在1951年初,声势浩大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了。一封封控诉信、检举信,寄到了上海市人民政府,坚决要求镇压青帮头子黄金荣。
上海市人民政府召见黄金荣,向他说明既往政策不变,但要求写一份悔过书公开登报,向人民认罪。
1951 年5 月7日,黄金荣口授,他的属下龚天健捉刀,写下《悔过书》,送交上海市政府。5 月20 日,上海《文汇报》和《新闻报》上发表了黄金荣《悔过书》,题目改为《黄金荣自白书》。黄金荣除了历数自己的罪状外,还表示:


我坚决拥护人民政府和共产党,对于政府的一切政策法令,我一定切实遵行。现在,正是严厉镇压反革命的时候,凡是我所能知道的门徒,或和我有关系的人,过去曾经参加反革命活动或做过坏事的,都应当立即向政府自首坦白,痛切承认自己的错误,请求政府和人民饶恕;凡是我的门徒或和我有关系的人,发现你们亲友中有反革命分子要立即向政府检举,切勿循情。从今以后,我们应当站在人民政府一边,也就是站在人民一边,洗清个人历史上的污点,重新做人,各务正业,从事生产,不要再过以前游手好闲,拉台子,吃讲茶乃至鱼肉人民的罪恶生活。这样,政府可能不咎既往,给我们宽大,否则我们自绝于人民,与人民为敌,那受到最严厉的惩罚,是应该的了。


黄金荣的这份自白书对上海的流氓们起到了震慑作用。为了表示痛改前非的决心,黄金荣开始在“大世界”门前扫地。他扫地的照片见报之后,产生极大的震憾,尤其是诸多帮派头目,看到黄金荣这样的流氓大亨都威风扫地,低头认罪,也就纷纷向人民政府交代罪行。
1953 年6 月20 日,黄金荣在上海病故,终年86 岁。上海滩另一个流氓大头目、比他小20岁的杜月笙,反而先于他,在1951 年病故于香港。
杜宣回忆当年上海滩流氓总头目黄金荣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情景,深刻地说:“当年的流氓,其实是反动统治阶级的一种工具。流氓能够横行霸道,依赖于反动统治阶级的支持。所以,解放之后,流氓的后台倒了,流氓也就随之土崩瓦解,一点力量也没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Fitflop CA
Royal Doulton Canada
Fully compatible with the DJI Inspire 2, the Zenmuse X7 is a compact Super 35 camera with an integrated gimbal made for high-end filmmaking.
NEW COLLECTIONS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www.duoxi.ca

多西网 专注于 Mississauga、Oakville、Milton、Brampton、Burlington、Halmilton 中文门户网站

 

免责声明:本网站不保证所有信息的准确性和可靠性,恕不承担因使用本站信息而引起的任何责任。

duoxi.ca does not represent or guarantee the truthfulness, accuracy, or reliability of any of information at this website, and assumes no responsibility for the use of information available at this websit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